• 監利北所:梔子
  • 來源:監利北管理所作者:趙春香發布日期:2019-07-16 23:35 瀏覽次數:202

夏天是這樣到來的:桃紅李白開遍了之后,田里禾苗長青了之后,樹芽兒的綠色染深了之后,伴隨著陣陣春雷,第一朵梔子花悄然盛開,夏天便在突如其來的一場暴雨中如約而至。

今年的夏早在暮春時節便露出了炙熱的魔爪。它的早到使人們提前褪下了厚重的棉襖,換下精巧的夏裝,而在冬天和夏天的間隙里,春天只是稍稍露了一下五顏六色的裙角便無聲退場。就像剛剛才破土而出的竹筍,轉眼就長出堅硬的竹節;昨天還是光禿禿的樹干,今天卻已披上了一身濃綠;繁花剛剛盛開便凋謝得毫無痕跡;野草在一夜之間瘋狂的茂盛……

而梔子樹,頂著一樹的繁枝茂葉,隱藏了大大小小的花苞。

今年的梔子,不是夏的信使。

突然有一天費亭里飄來了一縷香氣,不是刻意的香水或是某個牌子的洗發露。自然而濃郁。讓你一聞便能從各種各樣的氣味中分辨出來。

是梔子。

那些堅守時令的花骨朵兒,終于在某個清晨迎著晨曦粲然開放了,綴得滿枝的清香。

食堂的劉姐從家里摘來許多送給不同的人。把花朵插在裝滿清水的瓶子里,置于桌案,香氣不時地襲來,心情因此愉悅了一整天。

我對這種帶著濃郁香氣的純白的花朵有著特別的偏睞。沒有梔子就不是完整的夏天。

記得兒時屋后的園子里,也曾種過一樹高大的梔子花樹。一年四季都舒展著綠色的枝條。花期將至的時候,常常一天要看好幾回。尤其遇到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兒,甚至忍不住要用手將花瓣撕開。等到終于滿樹都織滿了大朵大朵的白色,便拿著小剪刀一塊一塊地剪下來,錯落有致地擺放在籃子里,蓋上一塊沾過水的花布,便可以提著花籃上街,把一籃子香氣賣給路人。

剩下的花朵總是養在清水瓶子里,放在桌上。夜里睡覺時插在蚊帳里;清晨上學的時候束個馬尾,橡皮圈里也要插兩朵。有時候梔子花還會被當做禮物送人:鄰居家的老太太在隔壁院子里聞見花香,嘖嘖地稱贊幾聲,家里的大人便滿心歡喜的摘下一束送給她;小孩子上學時也會把手里的花朵送給同行的小伙伴,路上聞著香。

記憶里的梔子樹很高大,花朵可以一直開到仲夏。后來為了在園子里種桃樹而把梔子樹砍掉了。母親到現在還說著可惜。每每到夏天,家里雖然用清水養著鄰居所送的梔子花朵,只是后院再也沒有了盛開得熱鬧的梔子樹,而往年摘花的熱情也將不復存在。

花期過后,寢室的電扇開始吱呀吱呀地轉個不停,女生手里精致的折扇更是搖成了一股流行的風氣,與街上玻璃櫥窗里的美麗衣裙和路上飄過的遮陽傘一道,成為夏天最醒目的風景。

而梔子,永遠都是純真年代里的美好記憶,在陳舊的回憶里,散發著陣陣香氣。